微商型VS丧尸型:新媒体人,你的朋友圈怎么了?

更新时间:2018-08-19 编辑:小编

微商型VS丧尸型:新媒体人,你的朋友圈怎么了?

南传导读:

1/微商型新媒体人VS丧尸型新媒体人

2/我是一个新媒体人?!

3/朋友圈=工作圈

4/我的隐私不见了

5/抱歉,请对我们友善一些吧!

01

微商型新媒体人VS丧尸型新媒体人

我有个朋友,叫阿K。刚刚结束实习期,目前正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新媒体运营。

前些日子我们一起吃饭,她突然向我吐槽道:“带我的那个前辈,每天打开朋友圈都是她的消息。想屏蔽吧,又不敢,还得时不时的给她点赞。简直比微商还闹心!”

“我也是我也是!”听了她的话,我连忙放下碗筷掏出手机,点开好友列表给她看,“没毕业的时候,屏蔽的都是以前做微商的同学。现在可倒好,屏蔽列表里有一半都是做新媒体的!”

阿K闻言兴奋起来,也兴致勃勃地打开她的微信来:“不过也有人不是这样。之前带过我的一个老师,朋友圈里什么都不发。偶尔转发一下也就是三天可见,马上就又看不到了。”

我俩忽然静默下来,各自刷起手机去。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思考。

“阿K,你有没有发现什么规律?”

“嗯?”

“我朋友圈里的新媒体人似乎泾渭分明地分为了两种:一些人异常活跃,存在感超强,每天从国际大事到家长里短一个不落都要转发;另一些人则像僵尸一样躺在列表,只是偶尔发发评论冒个泡……”

“……微商型新媒体人VS丧尸型新媒体人?”

“没错。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我俩又静默下来,各自刷起手机去。仿佛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思考。

02

我是一个新媒体人?!

目前做新媒体的人,大抵分为三类:媒体小白、纸媒老鸟和各行各业的KOL。

不过,他们似乎都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对于新媒体工作的认同感焦虑。

有那么一些新闻学子,在毕业后就直接参与新媒体工作。然后发现:欸?这工作怎么跟我想象中不同?

没有采访权,你要做的就是在网上翻找各种新闻源,进行二级传播甚至N级传播。没人要求你“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老板看的最多的是KPI、KPI、KPI!于是,你变成了自己最唾弃的标题党,为了吸引目光使用各种花里胡哨的噱头。有人说,自媒体工作者就不要把自己当成新闻工作者。你到底还算不算是一个新闻人?

有那么一些纸媒老鸟,在那个传统报社纷纷倒下的寒冬转行,来到新媒体行业。他们仍然保持着做新闻最基本的敏锐度与敏感度,对着纷繁复杂的互联网信息,如大海捞针般搜索最具新闻价值的信息,完成自己作为把关人的使命。

可是逐渐发现,自己作为互联网世界中最渺小的一粒沙,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他们仍然想成为行业的风向标和瞭望者,可是还能做到吗——就像以前一样?

还有那么一些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在这个人人皆有麦克风的时代毅然跨界,成为互联网世界的先锋。他们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也因此略显笨手笨脚。

太专业了没人看、太业余了被同行耻笑。当如何让思维转换成文字、如何获得更多的流量成了需考虑的第一要务,也与行业逐渐疏离了。要么成为万众瞩目的leader,要么两败俱伤,究竟如何取舍?

朋友圈的确是一释放焦虑感的好去向。

在这里,身份认同潜移默化地于一次次点赞、转发中生成;在这里,新媒体人得以进行夸张的人格扮演。“新媒体人”这一概念已不新鲜,可或许对于他们自己而言仍有些难以明辨。通过指尖轻触从而实现对于“新媒体人”乃至“新闻人”的自我赋权,仿佛说:瞧,这就是我,这就是新媒体人!

朋友圈的寂寞或狂欢,是他们孤独感与归属感的源泉。

03

朋友圈=工作圈

随着社交app以及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所有人都认清了一个事实:朋友圈已经异化了。这一点,对于新媒体人来讲更甚。

朋友圈的文章已经成为社会热点的带路者,看看七大姑八大姨都在转发的新闻、看看竞争者们,就知道应该怎么选题了;

在这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新媒体人们知道,每次自己内容的转发推广,不啻于对自我身份的建构,更是借力自身影响力及社交媒体的一次极好的营销;

同事朋友纷纷转发声势浩大,为了不搞特殊便不得不从众了;

微信群充满了最佳的标题投票,刚刚准备上床睡觉BOSS又通知有一篇加急稿……

朋友圈不再是从前那个用于亲人朋友分享日常点滴的树洞,也不是可以恣意挥洒喜怒哀惧的广场。我们的朋友圈逐渐从亲密圈层扩展到熟人圈层、甚至陌生人圈层。当你加了点头之交的同事、加了苛刻难懂的领导,拥有了数不清的“收到回复”之后,它更像是一个工作圈了。

朋友圈即工作圈,新媒体人的生活虚拟与现实交织,沉浸式工作在两微一端体现的极其明显。他们的行为也许是有意的,是为自己工作的营销;而更多的,不过是一种体现在社交网络上面不自觉地心理投射,是无意识流露的充沛情感。

当然,只是拿新媒体来混口饭吃的人们也不会对工作之余的业务施以更大的关注。他们朋友圈的沉寂,似乎早已注定。

04

我的隐私不见了

“真正的生活,不在朋友圈里。”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在朋友圈的动态不过是一种表演。当朋友圈变为了灯红酒绿的走秀,人们分享自己生活,也承担着暴露在公共空间中的压力——基于人际交往的信任动因已然改变,面对好友列表中没有备注的陌生名单,更多的人感觉到不安全。

朋友圈的纯洁性被破坏掉了,人际交往的负效应在此刻表露出来了。社会化交往带来与人相处的愉快,也带来种种问题与麻烦。我们开始害怕自己的隐私被过度曝光,也渴望在他人眼中拥有一个完美而卓越的形象。将真实的自己隐藏,于是便慢慢在自我互动中迷失了自己。

对于新媒体人来说也是如此。除此之外,他们对朋友圈的消息更感到疲惫。日日面对的工作已经如此令人烦扰,偶尔的休闲时间还不得不提心吊胆。眼不见为净,索性把朋友圈关掉,还我一个自由世界来。他们试图将工作和现实分割开,过着一种对抗式的生活。

什么传播不传播呀、融媒体矩阵呀——请工作时间再联系吧!

05

抱歉,请对我们友善一些吧!

饭局接近尾声。我问阿K到:“前辈天天刷屏,你怎么看啊?”

“嗨,正常嘛。前辈是个对工作很有激情的人,也是个精力极其充沛的人。每天最让他兴奋的事就是找到一个好的选题,一闲下来也是在各处看别家推送的文章。他的转发我有时候无视,有时候还点进去看看。你别说,这种情绪还真是有些感染到我呢!”

我想,的确是这样。

作为工作007的新媒体人,日常的生活已经被压缩到了无限小。无论爱不爱发朋友圈,都是正常的表象。

持续刷屏的人不全都热爱工作,也可能是被BOSS逼迫。

一言不发的人不一定与时代相隔,也可能只是分组把你屏蔽了。

有个从事新媒体工作的朋友,就对于他们朋友圈可能的狂轰滥炸便多一份包容和理解吧。

毕竟不一定哪天遇见他,就发现他秃顶了。